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建民的书法博客

以笔墨会友,切磋书法技艺;与同仁结交,共创艺术辉煌。QQ:664857441

 
 
 

日志

 
 
关于我

杨建民,笔名杨锦志,男,中学高级英语教师,中国书协会员,河南省书协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诗词学会会,许昌市诗词学会会员。以楷,篆、见长,兼书隶,行、草。2004年5月在第四届“黄山杯”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邀请赛中,他的两幅作品,一幅获银奖,一幅获铜奖,其中得银奖的作品《与时俱进》被录入《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名作博览》(P32)一书,他本人2006年1月入编《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2012年其书法作品录入中国集邮册,2013年入编中国未来研究会编的《走近大家》一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文房四谱·卷二·笔谱(下)  

2014-02-07 17:14:31|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问道翰墨《文房四谱·卷二·笔谱(下)》

●作者简介

  苏易简(957~995),生字太简,梓州铜山(今四川中江县广福镇)人。自幼聪明好学,才思敏捷,尤善言辞,以文章知名于当世。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进士第一,复试时大受太宗赏识,定为甲科状元。其后来主持续编唐朝李肇的《翰林志》时,宋太宗亲书“玉堂之署”的匾额,悬挂于苏易简家中门厅里,以示褒奖。苏易简曾先后任参知政事,以礼部侍郎出任邓州、陈州知州。宋太宗至道二年(996年)卒,享年仅三十八春秋。后人亦称苏易简及其孙子苏舜钦、苏舜元为“三苏”,与同为“三苏”的苏洵及其子苏轼、苏辙均属北宋名人。其著作除《文房四谱》外,有《续翰林志》及文集。
  《文房四谱》共五卷,分为《笔谱》《纸谱》《墨谱》《砚谱》,是记载历代笔、墨、纸、砚原委本末及其故实。书前有徐鉉序文,书后有雍熙三年九月作者自序。书中各谱的体例大致相同,首先叙事,次讲制作,三是杂说,四为辞赋。叙事重在说明定义、沿革及产地。制作则重在介绍制造技术。杂说讲述典故和轶闻。辞赋汇集了有关赞咏“文房四宝”的诗词。全书首尾相映,浑然一体。
  其中,笔谱二卷,砚谱、纸谱、墨谱各一卷,并附有笔格(笔架)、水滴(贮水供磨墨用的文具)。
  “笔谱”二卷,集中介绍了蒙恬的狐毛笔制作方法,韦仲将的兔羊毫笔制作方法。“砚谱”对砚石的色泽、硬度、韧性、渗透性、冷热适应能力以及制作方法和外形等都有详细的介绍,同时还介绍了作澄泥砚法,这是我国古代造砚艺术的萌芽,也是我国古代制陶技术的一项重大革新。“纸谱”中说,造纸原料其实远不止破布、鱼网,还介绍了用麻束造玉屑和屑骨等造纸技术。“墨谱”是第一次记载墨的生产工艺的文字。
  体例,仿欧阳询《艺文类聚》体式,所不同的是欧阳询之书,兼罗众目。而易简之书,专举一器一物,辑成一谱。仿欧阳氏之体例,从易简开始,并对后代影响深远,如《砚笺》、《蟹录》,皆沿用这种写法。是书当时甚受重视,藏于秘阁。尤袤《遂初堂书目》作《文房四宝谱》,又有《续文房四宝谱》,现只题《文房四谱》,与宋史本传相同。该书原有宋刊本,已佚。现存《百川学海》本、《学海类编》本、《学津讨原》本、《檀几丛书》本、《四库全书》本及《十万卷楼丛书》本等。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九
  文房四譜
  譜錄類一
  器物之屬
  提要

  臣等谨案:文房四谱五卷,宋苏易简撰。易简,字太简,梓州铜山人。太平兴国五年进士,累官参知政事,以礼部侍郎出知邓州,移陈州卒,事迹具《宋史本传》。易简所作《续翰林志》,洪遵收入《翰苑群书》中,已别著录。是编,集古今“笔砚纸墨”原委本末及其故,实继以辞赋诗文合为一书。前载徐铉序,末有雍熙三年九月自序,谓因阅书秘府集成此谱,盖亦类书之体也。其搜采颇为详博,如梁元帝《忠臣传》、顾野王《舆地志》等书,今皆久亡,惟藉此以获见其略。其他征引,亦多宋以前旧籍,足以广典,据而资博闻。凡笔谱二卷,砚纸墨谱各一卷,而以笔格水滴附焉。当时甚重其书,至藏于秘阁。尤袤《遂初堂书目》作《文房四宝谱》,又有《续文房四宝谱》。此止题《文房四谱》,与《宋史本传》相同,盖后人嫌其不雅,删去一字也。  
  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 (臣)纪昀 (臣)陆锡熊 (臣)孙士毅
  总校官 (臣)陆费墀
 


    ●文房四谱序 

  圣人之道,天下之务,充格上下,绵亘古今;究之无倪,酌之不竭。是以君子学,然后知不足也。然则士之处世,名既成,身既泰,犹复孜孜于讨论者,盖亦鲜矣。昔魏武帝独叹于朱伯业,今复见于武功苏君矣。君始以世家文行,贡名春官。天子临轩考第,首冠群彦;出入数载,翱翔青云,彩衣朱绂,光映里辏涿乐烈印6溲б媲冢获胬铣桑源宋郑煌耸持遥际樵谘桑恃庵侥辔蕹の铩R晕怂恼撸剩豢伤剐攵谡咭病S墒翘制涓矗推涔适担我怨沤裰洌讨乘讨鳎鞔悠淅啻味字刑醪晃桑染也J坑心芫怂恼撸丶溲赏铡S抟嗪醚д咭玻来耸槎渲饰墓谄允纠凑摺6P祛纭

 


 

  文房四谱·卷二·笔谱(下)

  ● 笔谱下


  ◇ 五之辞赋
  
  
  蔡邕《笔赋》:

  序曰:昔苍颉创业,翰墨作用,书契兴焉。夫制作上书则宪者,莫先乎笔。详原其所由,究察其成功,铄乎焕乎,弗可尚矣!赋曰:“惟其翰之所生,生于季冬之狡兔。性精亟而慓悍,体遄迅而骋步。削文竹以为管,加漆丝之缠束。形调抟以直端,染玄墨以定色。画乾坤之阴阳,赞宓羲之洪勋。尽五帝之休德,扬荡荡之典文。纪三王之功伐兮,表八百之肆觐。传六经而缀百氏兮,建皇极而序彝伦。综人事于晻昧兮,赞幽冥于明神。象类多喻,靡施不协:上刚下柔,乾坤位也;新故代谢,四时次也;圆和正直,规矩极也;元首黄管,天地色也。”云云。
  
  
  晋·傅元《笔赋》:

  简修毫之奇兔,选珍皮之上翰。濯之以清水,芬之以幽兰。嘉竹挺翠,彤管含丹。于是班匠竭巧,良工逞术。缠以素枲,纳以玄漆。丰约得中,不文不质。尔乃染芳松之淳烟兮,写文象于纨素。动应手以从心,涣光流兮星布。柔不丝屈,刚不玉折。锋锷淋漓,芒跱针列。

  傅元《笔铭》曰:
 
  韡韡彤管,冉冉轻翰。正色元墨,铭心写言。光赞天人,深厉未然。君子世之,无攻异端。 
 
  傅元《鹰兔赋》云:
    
  兔谓鹰曰:毋害于物,有益于世。华髦被体,彤管以制。苍颉创业,以兴书契。仲尼赖兹,定此文艺。拟则天地,图画万方,经理群品,宣综阴阳。内敷七政,班序明堂。道运元昧,非笔不光。三皇德化,非笔不章。 
 
  梁简文《咏笔格》诗曰:

  英华表玉笈,佳丽称珠网。无如兹制奇,雕饰杂众象。仰出写含花,横插学仙掌。幸因提拾用,遂厕璇台赏。

  梁徐摛《咏笔》诗:
  
  本自灵山出,名因瑞草传。纤端奉积润,弱质散芳烟。直写飞蓬牒,横承落絮篇。一逢掌握重,宁忆仲升捐。

  晋郭璞《笔赞》:
  
  上古结绳,易以书契。经纬天地,错综群艺。日用不知,功盖万世。

  后汉李尤《笔铭》:
  
  笔之强志,庶事分别,七术虽众,犹可解说。口无择言,驷不及舌。笔之过误,愆尤不灭。

  庾肩吾《谢赉铜砚笔格启》:
  
  烟磨青石,已践孔鲤之坛;管插铜龙,还笑王生之壁。西域胡人,卧织成之绛簟;游仙童子,隐芙蓉之行阵。莫不尽出梁园,来颁狭室。

  嵇含《试笔赋》序:
  
  骋韩卢,逐狡兔,日未移晷,一纵双获。季秋之月,毫锋甚伟,遂刊悬崖之竹而为笔,因而为赋。

  贾耽《虞书歌》:
  
  众书之中虞书巧,体法自然归大道。不同怀素只攻颠,岂类张芝惟紥草。形势素,肌骨老,父子君臣相揖抱。孤青似竹更飕飗,阔白如波长浩渺。能方正,不隳倒,功夫未至难寻奥。须知孔子庙堂碑,便是青缃中至宝。

  成公绥字子安,《弃故笔赋》:

  序曰:治世之功,莫尚于笔。笔者,毕也,能毕具万物之形,序自然之情也。力未尽而弃之粪扫,有似古贤之不遇。于是收取,洗而弃之,用其力而残其身焉。
  
  有苍颉之奇生,列四目而兼明;慕羲氏之画卦,载万物于五行。乃发虑于书契,采秋毫之颖芒,加胶漆之绸缪,结三束而五重。建犀角之元管,属象齿于纤锋(答也),染青松之微烟,著不泯之永踪。则象神仙,人皇九头;式范群生,异体怪躯。注王度于七经,训河洛之纤纬;书日月之所躔,别列宿之舍次。乃皆是笔之勋,人日用而不寤,迄尽力于万钧,卒见弃于衢路。

  唐张碧《答张郎中分寄翰林贡余笔歌》:
  
  圆金五寸轻错刀,天人摘落霜兔毛。我之宗兄掌文檄,翰林分与神仙毫。东风吹柳作金线,狂涌辞波力生健。此时捧得江文通,五色光从掌中见。江龙角嫩无精彩,昼日挥空射烟霭。谁能邀得怀素来,晴明书破琉璃海。扬雄得之《甘泉赋》,胸中白凤无因飞。他年拟把补造化,穿江入海剜天涯。昨宵梦见欧率更,先来醉我黄金觥。手擎瑟瑟三十斗,博归天上书《黄庭》。梦中摆手不相许,怅望空乘碧云去。

  梁吴均《笔格赋》:
  
  幽山之桂树,恒萦风而抱露。叶委郁而陆离,根纵横而盘互。尔其负霜含液,枝翠心赤,剪其片条,为此笔格。趺则岩岩高爽,似华山之孤生;管则员员峻逸,若九疑之争出。长对坐以衔烟,永临窗而储笔。

  梁元帝《谢宣赐白牙镂管启》:
  
  春坊漆管,曲降深恩;北宫象牙,猥蒙沾逮。雕镌精巧,镂东山之人物;图写奇丽,笑蜀郡之儒生。故知嵇赋非工,王铭未善。昔伯喈致赠,才属友人;葛龚所酬,止闻通识。岂若远降鸿慈,曲覃庸陋;方觉琉璃无当,随珠过侈。但有羡卜商,无因则削;徒怀曹植,恒愿执鞭。

  白乐天《鸡距笔赋》:
  
  足之健者有鸡足,毛之劲者有兔毛。就足之中,奋发者利距;在毛之内,秀出者长毫。合为手笔,正得其要。象彼足距,曲尽其妙。圆而直,始造意于蒙恬;利而铦,终逞能于逸少。斯则创因智士,制在良工。拔毫为锋,截竹为筒。视其端,若武安君之头小;窥其管,如元元氏之心空。岂不以中山之明,视劲而俊;汝阴之翰,音勇而雄。一毛不成,采众毫于三穴之内;四者可弃,取锐武于五德之中,双美是合,两揆相同。故不得兔毛,无以成起草之用;不名鸡距,无以表入墨之功。及夫亲手泽,随指顾,秉以律,动以度。染松烟之墨,洒鹅毛之素,莫不画成屈铁,点成垂露。若用之战阵,则摧敌而先鸣;若用之草圣,则擅场而独步。察所以,稽其故,虽云任物以用长,亦在假名而善喻。向使但随物弃,不与人遇,则距蓄缩于晨鸡,毫摧残于塞兔。安得取名于彼,移用在兹?映赤管,状绀趾乍举;对红笺,疑锦臆初披。辍翰停毫,既象于翘足就栖之夕;挥芒拂锐,又似乎奋拳引斗之时。苟名实之副者,信动静而似之。其用不困,其美无俦。因草为号者质陋,折蒲而书者体柔。彼皆琐细,此实殊尤。是以搦之而变成金距,书之而化出银钩。夫然则董狐操,可以勒为良史;宣尼握,可以削定《春秋》。夫其不象鸡之羽者,鄙其轻薄;不取鸡之冠者,恶其柔弱。斯距也,和剑如戟,可系可?。将壮我之毫芒,必假尔之锋锷。遂使见之者书狂发,秉之者笔力作。挫万物而人文成,草八行而鸟迹落。缥囊或处,类藏锥之沈潜;团扇忽书,同舞镜之挥翟。儒有学书临水,负笈登山,含毫既至,握管未还。过兔园而易感,望鸡树以难攀。愿争雄于爪距之下,冀得隽于笔砚之间。

  窦紃《五色笔赋》(征诸佳梦,藻思日新):
  
  物有罄奇,文抽藻思。含五采而可宝,焕六书而增媚。岂不以润色形容,昭宣梦寐。渍毫端之一匀,潜合水章;施墨妙于八行,宛成锦字。言念伊人,光辉发身;拳然手受,灼若迷真。载帛惊缬文渐出,临池讶莲彩长新。效用辞林,惊宿鸟之丹羽;呈功学海,间游鱼之彩鳞。所以成尽饰之规,得和光之道;轻肆力于垂露,暗流精于起草。俾题桥之处,转称舒虹;当进牍之时,尤宜奋藻。掌握攸重,文章可惊。揉松烟而霞驳,操竹简而泪凝。倘使书绅,黼黻之容斯美;如令画象,丹青之妙足征。卓尔无双,斑然不一。摛握彩以冥契,刷孤峰而秀出。纷色丝兮宜映练囊,晕科斗兮似开缃帙。动人文之际,怀豹变于良霄;呈鸟迹之前,想乌凝于瑞日。当其色授之初,念忘形而获诸;魂交之次,惊目乱之相于。相发挥于拳石,几迁染于尺书。秉翰苑之间,媚花阴而蔚矣;耕情田之上,临玉德以温如。是知潜应丹诚,暗彰吉梦;嘉不乱之如削,意相宣而载弄。混青蝇之点,取类华虫;迷皓鹤之书,思齐彩凤。故可以彰斯薤叶,点缀桃花;舒彩笺而增丽,耀彤管而孔嘉。彼雕翠羽而示功,镂文犀而穷奢,曾不如被翰藻而发光华。

  僧贯休《咏笔》诗:
  
  莫讶书绅苦,功成在一毫。自从蒙管束,便觉用心劳。手点身难弃,身间架亦高。何妨成五色,永愿助风骚。

  白乐天《紫毫笔》乐府词: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拣一毫。毫虽轻,工甚重,管勒工名称岁贡,君兮臣兮勿轻用。勿轻用,将何如?愿赐东西府御史,愿颁左右台起居。搦管趋入黄金殿,抽毫立在白玉除。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动言直笔书。起居郎,侍御史,尔知紫毫不易置。每岁宣城进笔时,紫毫之价如金贵。慎勿空将弹失仪,慎勿空将录制词。

  韦充《笔赋》:
  
  笔之健者,用有所长,惟兹载事,或表含章。虽发迹于众毫,诚难颖脱;苟容身于一管,岂是锋铓。进必愿言,退惟处默,随所动以授彩,寓孤贞而保直。修辞立句,曾无点画之亏;游艺依仁,空负诗书之力。恐无成而见掷,常自悚以研精,择才而丹青不间,应用而工拙偕行。所以尽心于学者,常巧于人情。惟首出筒中,长忧挫锐;及文成纸上,或翼知名。以其提挈不难,发挥有自,纵八体之俱写,亦一毛而不坠。何当入梦,终期暗以相亲;倘欲临池,讵敢辞于历试。今也文章具举,翰墨皆陈,秋毫以削,宝匣以新。但使元礼之门,不将点额;则知子张之手,永用书绅。夫如是则止有所托,知有所因,然后录名之际,希数字于伊人。

  卫公李德裕《斑竹管赋》(有序):
  
  予寓居于郊外精舍,有湘中太守赠以斑竹管,奇彩灿烂。爱玩不足,因为小赋以报之。山合沓兮潇湘曲,水潺湲兮出幽谷。缘层岭兮茂奇筿,夹澄澜兮耸修竹。鹧鸪起兮钩絺,白猿悲兮断续。实璀璨兮来凤,根联延兮倚鹿。往者二妃不从,独处兹岑,望苍梧兮日已远,忧瑶瑟兮苔更侵。何精诚之感物,遂散漫于幽林。爰有良牧,采之岩趾,表贞节于苦寒,见虚心于君子。始操截以成管,因天姿之具美;疑贝锦之濯波,似余霞之散绮。自我放逐,块然岩中,泰初忧而绝笔,殷浩默以书空。忽有客兮赠鲤,因起予以雕虫。念楚人之所赋,实周诗之变风。昔汉代之方侈,增其炳焕,缀明玑以为柙,饰文犀而为玩(见博元)。徒有贵于繁华,竟何资乎藻翰。曾不知择美乎江潭。访奇于湘岸。况乃彤管有炜,列于诗人;周得之而操牍,张得之而书绅。惟兹物之日用,与造化之齐均。方宝此以终老,永躬耕乎典坟。

  韩愈《毛颖传》:
  
  毛颖者,中山人也。其先明示,佐禹理东方土,养万物有功,因封于卯地,死为十二神。尝曰:“吾子孙神明之后,不可与物同,当吐而生。”已而果然。明示八世孙幹,世传当殷时居中山,得神仙之术,能匿光使物,窃姮娥,骑蟾蜍入月,其后代遂隐不仕云。居东郭者号曰甗,狡而善走,与韩卢争能。卢不及,卢怒与宋□{犭足}谋而杀之,醢其家。秦始皇时,使蒙将军恬南伐楚,次中山,将大猎以惧楚。召左右庶长与军尉,以《连山》筮之,得天与人文之兆。筮者贺曰:“今日之获,不角不牙。衣褐之徒,缺口而长须,入窍而趺居。独取其髦,简牍是资。天下其同书,秦其遂兼诸侯乎!”遂围猎毛氏之族,拔其毫载颖而归,献俘于章台宫,聚其族而加束缚焉。秦皇帝使恬赐之汤沭,而封之管城,号曰管城子,日见亲宠任事。颖为人强记而便敏,自结绳之代以及秦事,无不纂录。阴阳、卜筮、占相、医方、族氏、山经、地志、字书、图画、九流百家、天人之书,及至浮图、老子、外国之说,皆所详悉。又通于当代之务,官府簿书、市井货钱注记,惟上所使。自秦始皇帝及太子扶苏、胡亥、丞相李斯、中车府令高,下及国人,无不爱重。又善随人意,正直、邪曲、巧拙,一随其人。虽见废弃,终默而不泄。惟不喜武士,然见请亦时往。累拜中书令,与上益狎,上尝呼为“中书君”。上亲决事,以衡石自程,虽宫人不得立左右,独颖与执烛者常侍。上休方罢。颖与绛人陈元、宏农陶泓及会稽褚先生友善相推致,其出处必偕上召颖,三人者不待诏辄俱往,上未尝怪焉。后因进见,上将有任使,拂拭之,因免冠谢。上见其发秃,又所摹画不能称上意,上嘻笑曰:“中书君老而秃,不任吾用。吾尝谓君中书,君今不中书耶?”对曰:“臣所谓尽心者。因不复召,归封邑,终于管城。其子孙甚多,散处中国夷狄,皆冒管城,惟居中山者,能继父祖业。太史公曰:毛氏有两族:一姬姓,文王之子,封于毛,所谓鲁卫毛聃者,战国时有毛公、毛遂;独中山之族,不知其本所出,子孙最为蕃昌。《春秋》之成,见绝于孔子而非其罪。及蒙将军拔中山之豪,始皇封诸管城,世遂有名,而姬姓之毛无闻。颖始以俘见,卒见任使。秦之灭诸侯,颖与有功,赏不酬劳,以老见疏,秦真少恩哉!

  〔注〕
  “明示八世孙幹”:另作“明视八世孙□{需兔}”。
  “居东郭者号曰甗,狡而善走”:另作“居东郭者,号曰东郭,□{夋兔}狡而善走。”

  魏傅公选《笔铭》:
  
  昔在上古,结绳而治。降及后代,易以书契。书契之兴,兴自颉皇。肇建一体,浸遂繁昌。弥纶群事,通远达幽。垂训纪典,匪笔靡修。实为心画,臧否斯由。厥美宏大,置类鲜俦。德馨之著,惟道是将。苟逞其违,祸亦无方。

  周朴《谢友人赠笺纸并笔》。(见《纸谱》)

  段成式寄温飞卿葫芦管笔往复二首:
  
  桐乡往还,见遗葫芦笔管,辄分一枝寄上。下走困于守拙,不能大用。落之实,有同于惠施;坚厚之种,本惭于屈毂。然雨思茶器,愁想酒杯,嫌苦菜而不吟,持长柄而为赠。未尝安笔,却省藏书,八月断来,固是佳者。方知绿沈、赤管,过于浅俗,求太白麦穗,获临贺石班,盖可为副也。飞卿穷素缃之业,擅雄伯之名,沿沂九流,订铨百氏。笔洒沥而转润,纸襞绩而不供,或助操弹,且非玩好。便望审安承墨,细度覆毫,勿令仲宣等閒中咏也。成式状。

  温庭筠答:
  
  庭筠累日来洛水寒疝,荆州夜嗽,筋骸莫摄,邪蛊相攻。蜗脘伤明,对兰缸而不寝;牛肠治嗽,嗟药录而难求。前者伏蒙赐葫芦笔管一茎,久欲含词,聊申拜贶。而上池未效,下笔无聊,惭况沈吟,幽怀未叙。然则产于何地,得自谁人,而能洁以裁筠,轻同举羽?岂伊蓍草,空操九寸之长;何必灵芝,独号三株之秀。但曾藏戢册省,永贮仙居,供笑遗民,遽求佳种,惟应仲履,忽压烦声。岂常见已堕遗犀,仍抽直干,青松所染,漆竹非珍,足使玳瑁惭华,琉璃掩耀。一枚为贵,岂其陆生;三寸见称,遂兼杨子。谨当刊于岩竹,置以郊翰,随纤利而为床,拟高低而作屋。所恨书裙寡媚,钉帐无功,实靦凡姿,空尘异贶。庭筠状。

  陆龟蒙《石笔架子赋》:
  
  杯可延年,帘能照夜,直为绝代之物,以速连城之价。尔材虽足重,质实无妍,徒亲翰墨,漫费雕镌,到处而人争阁笔,相逢而竞欲投篇。若遇左太冲,犹置门庭之下;如逢陆内史,先焚章句之前。宝跗非邻,金匣不敌,真堪谏诤之士,雅称元灵之客。谢守城边雨细,题处堪怜;陶公岭畔云多,吟中合惜。或若君王有命,玺素争新,则以火齐、水晶之饰,龙膏、象齿之珍,窥临奋视,襞染生春。卫夫人闲弄彩毫,思量不到;班婕妤笑提丹笔,眄睐无因。若自蕺山,如当榧儿,则叨居谈柄之列,辱在文房之里。诚非刻画,几受谴于纤儿;终假磨砻,幸见容于夫子。可以资雪唱,可以助风骚,莫比巾箱之贵,堪齐铁研之高。吟洞庭之波,秋声敢散;赋瑶池之月,皓色可逃。若有白马潜心,雕龙在口,钩罗不下于三箧,裁剪无惭于八斗。零陵例化,肯后于双飞;元晏书成,愿齐于不朽。

  陆龟蒙《哀茹笔工辞》:
  
  夫余之肱兮何绵绵,耕不能耒兮水不能船。裁筠束毫,既胜且便。昼夜今古,惟毫是镌。爰有茹工,工之良者。择其精粗,在价高下。阙齾叉互,尚不能舍。旬濡数锋,月秃一把。编如蚕丝,汝实助也。我书之奇,浑源未衰。惟汝是赖,如何已而。有兔千万,拔毛止皮。散涩钝铓,缗觚靡辞。圆而不流,铦而不欹。在握方深,亦茹之为。斫轮运斤,传之者谁?毫健身殒,吾宁不悲。噫!

  段成式《寄余知古秀才散卓笔十管软健笔十管书》:
  
  窃以《孝经·援神契》,夫子赞之,以拜北极;《尚书中候》,周公援之,以出元图。其后仲将稍精,右军益妙,张芝遗法,闾氏新规。其毫则景成愈于中山,麝柔劣于羊径。或得悬蒸之要,或传痛颉之方。起自蒙恬,盖取其妙。不唯元首黄琯之制,含丹缠素之华,软健被于一床,雕止于二管而已。跗则太白麦穗,临贺石班,格为仙掌之形,架作莲花之状。限书一万字,应贵鹿毛;价抵四十枝,讵兼人发。前件笔出自新淦,散卓尤精;能用青毫之长,似学铁头之短。况虎仆久绝,桐烛难成;鹰固无惭,兔或增惧。足使王朗遽阁,君苗欲焚;户牖门墙,足备其阙也。

  余知古《谢段公五色笔状》:
  
  伏蒙郎中殊恩,赐及前件笔。窃以赵国名毫,辽东仙管,曾进言于石室,奏议于圆邱。经阮籍而飞动称神,得王繤而形制方大。妙合景纯之赞,奇标逸少之经。利器莫先,岂宜虚授?某艺乏鸿彩,膺此绿沈,降自成麟,翻将画虎,空怀得手之愧,如无落度之忧,春蚓未成,丰狐滥对,喜并出图而授,惊逾入梦之征。将欲遗于子孙,清白莫比;更愿藏之箧笥,瑞应那同。捧戴明恩,伏增感激。谨状。

  殷元《笔铭》云:
  
  宣神者言,载言者书。受以毫管,妙旨以敷。弥纶二像,包括有无。

  孔璠之《笔赞》曰:
  
  亹亹柔翰,敷微通神。时沦古冥,玄趋常新。  
  
  
  ● 文嵩撰《四侯传》〔各附诸谱之末〕
  
  ○ 文嵩撰·管城侯传

  毛元锐,字文锋,宣城人也。其先黄帝时,大昴流于东野而生。昴宿一名旄头,遂姓毛氏,世居兔园。少昊时因少暴农之稼,为鷞鸠氏所擒诛之,以为干豆。其族有窜于江南者,居于宣城溧阳山中,宗族豪盛。元锐之世二代祖聿,因秦始皇时遣大将军蒙恬南征吴楚,疑其有三窟之计,恃狡而不从,使前锋围而尽执其族,择其首领酋健者縻缚以献于麾下。大将军问聿之能,曰:“善编录简策,自有文字已来,注记略无遗漏。”大将军奇之,用命为掾,掌管记。及凯旋,闻于上,为筑城而居,其族遂以文翰著名。其子士载,汉时佐太史公修史,有劲直之称。天子因览前代史,嘉其述美恶不隐,文简而事备,拜左右史,以积劳累功封管城侯。子孙世修厥职,能业其官,累代袭爵不绝,皆与名贤硕德如张伯英、卫伯王、索幼安、钟元常、韦仲将、王逸少、王子敬并为执友。历宋齐已来,朝廷益以为重。锐之曾大父如椽,与王珣为神契之交。大父弗聿,与江文通、纪少瑜有彩毫镂管之惠。皆文章之会友也。锐为人颖悟俊利,其方也如凿,其圆也如规。其得用也称旨,则默默而作,随心应手,有如风雨之声者,有如鸾鹤回翔之势、龙蛇奔走之状者。能属文多记,不倦濡染,光祖德也。起家校书郎直馆,迁中书令,袭爵管城侯。圣朝庶政修明,得与南越石虚中、燕人易元光同被诏,常侍御案之右。与华阴楮知白为相须之友。天子以六合晏然,志在坟典,因诏元锐专掌修撰。锐久蒙委用,心力以殚,至于疲惫,书札粗疏,惧不称旨,遂恳上疏告老。上览之,嘉叹曰:“所谓达士知止足矣。”优诏可之,曰:“壮则驱驰,老宜休息,载诸方册,有德可观。卿仰止前哲,宜加厚礼,可工部尚书致仕就国,光优贤之道也,仍以其子嗣职焉。”

  史臣曰:管城毛氏之毛,盖昴宿之精,取髦头之名以为氏,与姬姓毛伯郑之后毛氏,不同族也。其子孙则盛于毛伯之后,其器用则遍及日月所烛之地,自天子至于士庶,无不重之者也。朝廷及天下公府曹署随其大小,皆处右职,功德显著,宗族蕃昌云。

 

  

 

 


  文房四谱·后序
 

  班《志》有言曰:小说家流千三百八十篇,盖出乎稗官道途之说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苟致远而不泥,庶亦几于道也。矧善其事者必利其器,寻其波者必讨其源。吾见其决泄古先之道,发扬翰墨之精,莫不由是四者,方传之无穷乎?苟阙其一,虽敏妙之士,如廉颇不能将楚人也。尝观《茶经》《竹谱》,尚言始末,成一家之说,况世为儒者,焉能无述哉?因阅书秘府,遂检寻前志,并耳目所及、交知所载者集成此谱。闻之通识者,识者亦曰可,故不能弃。其冠序则有骑省徐公述焉。敢以胸臆之志,复书于卷末云。

  时皇宋龙集丙戌,雍熙纪号之三载九月日,翰林学士苏易简书

  此书向无善本,照旷阁刊《学津》时,出其家藏抄本属校谬误,殆不可读。雠勘再三,粗成句读。而中如文嵩四侯传,及《墨谱》中段、温赠答书状十五首,不见于他类书征引者,概从阙如,缘是录副未梓。己卯冬,晤钱塘梦华何君,云近得鹤梦山房旧抄完本,从之借校。今春梦华何君携书来,知又新从振绮堂汪氏本校过者,狂喜欲绝。鉴遂从两本合校一过,补卷一《笔之杂说》脱文四十二条,卷二《笔之词赋》一条,卷三《砚之叙事》九条。其余阙文错字,约计二百八十余字。其异同处两通及存疑者,不计焉。是书至是可称完善矣。特未知视《敏求记》所云绛云勘对疑似之本,相去又何如也。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