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建民的书法博客

以笔墨会友,切磋书法技艺;与同仁结交,共创艺术辉煌。QQ:664857441

 
 
 

日志

 
 
关于我

杨建民,笔名杨锦志,男,中学高级英语教师,中国书协会员,河南省书协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诗词学会会,许昌市诗词学会会员。以楷,篆、见长,兼书隶,行、草。2004年5月在第四届“黄山杯”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邀请赛中,他的两幅作品,一幅获银奖,一幅获铜奖,其中得银奖的作品《与时俱进》被录入《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名作博览》(P32)一书,他本人2006年1月入编《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2012年其书法作品录入中国集邮册,2013年入编中国未来研究会编的《走近大家》一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從全國第二屆隸書藝術展獲獎作品看新時期隸書創作的發展方向  

2012-12-15 22:45:14|  分类: 走进国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國第二屆隸書藝術獲獎作品
看新時期隸書創作的發展方向


唐春玉



  漢朝末年,随着更簡便易行的楷書、行書、草書的出現,隸書逐漸走向衰落。清朝末年,在康有爲等人的倡導下,碑學大興,人們對隸書的學習研究興趣又開始提高。至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隸書更是獲得書法界的普遍重視。其表現在于以下幾點:一是随着考古工作的推進,一些原來鮮有人注意、與正統隸書寫法差距較大的碑刻作品以及秦漢魏晉的簡牍、帛書、磚瓦、摩崖、抄經文字被發掘出來,并被書法家在創作實踐中所吸收,極大地豐富了隸書原有的表現手法;二是書法理論界對隸書的研究表現出了較大的熱情,出版了大量的隸書研究的專門著述和研究文章,全國性的隸書論文征集研讨有過多次,尤其是中國書協舉辦的全國隸書理論研讨會,更是激發了廣大隸書研究者的興趣,推動了廣大書法家對隸書的認識和創作;三是學習和研究隸書的人越來越多,各種大展大賽中隸書作品都占有不小的比例,許多書法家通過自己風格獨特的隸書而被書壇所認識。
  歸納當代隸書作品,在其各自不同的面目之下,有一些共同的發展特點。我們以全國第二屆隸書藝術展的獲獎作品爲例,來稍作分析。全國第二屆隸書藝術展于2009年4月9日在洛陽舉行,展覽共評出一等獎5名、二等獎10名、三等獎20名,入展作品418件,全面展示了當下全國隸書創作的實際狀态和基本特點。這35件獲獎作品,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目前隸書創作的大緻方向,對它們的研究,有标本意義。綜合來說,當前的隸書創作,有如下六個特點:
  一、強調創新、強調藝術性
  書法家在創作時更多考慮的是專業的審美需求和展覽效果,求新、求異、複古和誇張變形都是以突出藝術性爲唯一目的的。這種對藝術性的極大甚至是極端強調,促使書法家不斷探索、不斷研究、不斷創新,從而推動了當今隸書創作和研究的不斷深入,也使隸書的創作風格呈現出百花齊放的良好局面。對二屆隸書展的作品評價,聲音很雜,但每個獲獎者挖空心思地求新、求異,是一個不争的事實,因爲隻有如此才能讓評委将其作品從幾萬件作品中挑出來。展覽和比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目前書法的發展方向,藝術性的無限放大,正是當下隸書生态的必然。
  二、個人風格突出背後的嚴重跟風現象
  爲了追求鮮明的個人風格,一些有思想的隸書書家開始在傳統的基礎上不斷創新,并通過創新确立自己的面目。盡管有些人的探索方向和結果也不一定能夠得到業界的認同,但創新背景下的個人風格是支撐隸書發展的主要動力。正是這些獨特的風格,使得當今隸書的創作能夠表現出多樣化的繁榮景象。
  由追求獨特的風格而引起的芸芸衆生的從衆化、跟風現象是隸書發展的又一個特點。發現哪種風格可以入展、獲獎,大家就一窩蜂地往這個方向擠。二屆隸書展獲獎作品公布後,網絡上關于作品缺乏創新的批評聲浪很高,許多人認爲獲獎作品與評委作品的風格過于接近,與首屆隸書展獲獎作品的區别也不是十分明顯。其實,隻要有評委,就會有評委的好惡;隻要有評委的好惡,就無法讓參賽的人不去揣摩評委的心理。據說現在有不少人爲了獲獎、入展,都以集團的形式進行批量創作。集團中有專門的人研究評委的喜好,并以此作爲集團所有人的創作方向,投評委所好,以增加獲獎、入展的幾率。翻開曆屆國展作品集,許多入展甚至獲獎的隸書作品面目驚人地相似。這種相似是當今社會快餐文化的産物,這一現象的出現反映了一些人不願艱苦努力,隻想依靠自己對評委品味的把握來取得成功的投機心理。這種從衆化的東西,隻可成功于一時,不能成功于一世,它們的命運就如同流行歌曲,短暫的流行過後,是永久的沉寂。如出一轍的“克隆”作品成批湧向欣賞者,隻能讓大家迅速地産生審美疲勞。
  三、與行書、篆書等書體進行多角度的糅合
  發展了兩千餘年的漢隸,任何人都很難單純地在原地有所突破,隻有突破正統漢隸本身的藩籬,才能發展隸書。曆史上有不少的隸書書家都曾嘗試過由其他書體來改造隸書。比如趙之謙,在隸書與魏碑的融合及側鋒用筆上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金農的“漆書”橫粗豎細,“雁尾”變成了“鼠尾”,也極具特色。但隸書對其他書體吸納的深入和廣泛,曆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無法與當下的書壇相比。
  當今書法家對隸書的改造,首先是“複古”,即把篆書的元素糅進隸書,把篆書的結構方法、筆法或偏旁、筆畫的寫法運用到隸書中,以增加隸書的高古,使其結構更加靈活多變。這種複古,很大程度上是在對秦簡深入研究的基礎上進行的。簡牍隸書特别是秦簡,含有極多的篆書元素,通過對秦簡的研究,可以使書法家了解篆書向隸書轉化的過程、轉化的方法,從而爲創作提供比較合理的方法和技巧。
  對漢簡的吸納,主要突出用筆的舒張自如,強調造型上的誇張和變化;線條粗細相間,轉角方折,長短不一,點畫飛動、跳躍,變化無端;在章法上,打破了漢隸多方正平整和平均分布的常規,采用活潑多樣的不受束縛的章法形式,有的縱有列、橫有行,有的縱有列、橫無行,有的縱、橫不刻意去安排,有的字間距很大而行間距緊湊,文字大小、上下錯落參差,極大地豐富了隸書的整體表現形式,十分符合當今書界盛行的“展廳效應”、“視覺沖擊力”等要求。二屆隸書展35件獲獎作品中,一等獎許曉斌、二等獎程度、劉斌和三等獎王羲吾、郝軍的作品是直接以漢簡、楚簡或楚帛書的寫法完成的。一等獎五位獲獎者中崔勝輝、張圓滿、汪鈞、許曉斌等的作品中都多處出現了篆字或篆字偏旁。但需要指出的是,這些篆字或篆字偏旁都比較常見,也相對較少,說明大家對這一方法的研究與運用還比較粗淺,尚沒有進入到更深的層次。
  質地純樸、個性鮮明的民間書法也給當代隸書書家的創作帶來了藝術靈感。由于民間書法更多地接近自然,絕少法度規矩和矯揉造作,而且風格各具,暗合了當今書壇張揚個性的特點。古陶、诏版、權量、磚文、石阙、摩崖、造像等大量文物古迹的發現并被書家吸收,使當代隸書走向更加多元的審美格局。一等獎張圓滿的作品,二等獎王墉、顧宇馳的作品,三等獎孫培嚴的作品,其實都承傳了民間書法的這些特點。
  當代隸書書家又把行書同隸書進行了完美的創新結合,張海把這種新的表現形式稱爲“草隸”。“草隸”将行書的運筆流暢、筆畫承接呼應甚至連筆、簡省合并筆畫等特點與隸書原有的拙樸相結合,使隸書在厚重中透出活潑靈動。同時,枯筆的運用與飛白的大量出現,使虛實對比和感染力極大增強,傳統隸書的光亮厚重不複存在。35件獲獎作品中,枯筆、飛白無處不在,不少人甚至把枯筆寫法用到極緻。
  四、不再強調隸書原有的法則
  結構的扁平取勢和筆畫的“蠶頭雁尾”是隸書最突出的特征。這些至漢隸出現就從未改變過的規矩,現在已經不再是隸書的必然特征。其實,這種變化從清末即已開始,到伊秉绶、金農書體成熟時,這種變化已漸爲人接受,但是當時敢于這樣變化的人還是很少。現在,這已是一種主要潮流。
  從結構上看,因爲與篆書的糅合,非常多的字呈方形或豎長條形,扁平取勢的字已退居次要地位。崔勝輝的作品,24個字中,長條形的是16個。其他獲獎作品趨長、趨方的表現也大都比較明顯。傳統隸書一般通過筆畫的内斂,使字形清瘦,而汪鈞、劉建豐、孫培嚴等人的作品,通過筆畫的外拓,使隸書産生了顔體楷書般渾厚寬博的效果。從筆畫上看,因爲與行書的糅合,許多人都不再刻意表現“蠶頭雁尾”,代之直入直出的寫法,使隸書原有的重筆和波磔越來越弱化,靈動輕盈取代了樸茂拙厚。更明顯的特點是對“蠶無二設,雁不雙飛”這一法則的背叛。崔勝輝、張圓滿、曹洪、郭彥飛、錢松君、王墉、郭堂貴、季平、董士林、崔勇波、劉建豐等人的作品,基本都看不到明顯的“雁尾”了。伴随着“雁尾”的消失,與之保持平衡的“蠶頭”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和必要。所以以上各位的作品中,厚重的“蠶頭”也基本不再出現。除此之外,橫平豎直這一規矩也被打破。一些人通過對“簡形隸書”的吸納,讓所有的橫畫由水平變爲如同楷書般向右上傾斜。還有一些人則反其道而行之,所有的橫畫都向右下傾斜,比如劉建豐的作品。郭彥飛的創作更爲另類,其作品中一個字内就會出現水平、右上傾斜、右下傾斜三種方向的橫。
  随着隸書原有特征的喪失,其技法因素日益退居次要地位,而書法中的情、性、意、韻的因素日益彰顯。
  五、筆法豐富,線條多變
  傳統隸書要求筆筆中鋒,講究“無往而不收,無垂而不縮”,用筆要求遲澀、沉着,能夠積點成線。但當前的隸書則大量使用偏鋒、側鋒,并突出輕重、枯潤、疾徐甚至濃淡的對比,點畫的形态、線條的質感都與傳統隸書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極大豐富了筆畫的表現形式。35件獲獎作品中,既有篆書的筆畫、偏旁,也有行書的連帶、飛白。作者在用筆上無一不是起倒提按、八面出鋒,這種用筆突出了線條的蒼莽與生辣。不再講究“無往而不收,無垂而不縮”,使隸書與行書得以更大程度的結合,筆畫拙樸渾厚而又不失灑脫自如,線條則充滿張力,虛實對比得到極大強化,藝術感染力更加凸顯。
  六、結構大開大合,章法豐富多彩
  在文字結構上,當今隸書通過對行書、草書的借鑒,強化了結構上的變化,大開大合成爲新時期的時尚。這種通過挪讓偏旁産生的“合”與“離”,實際上還有着對篆刻章法方面的吸收。明顯的離合使隸書在分間布白上出現“疏可走馬,密不容針”的效果。強烈的疏密對比,使結構上出“險”,而化“險”爲“夷”,最終達到和諧,就會改變結構上的平實、平庸、平常之感,以出人意表的方式,産生極強的藝術感染力。二等獎張永樂的作品是這種探索形式的主要代表。能夠采用這種形式的創作者,多數都有很深的篆刻功底,唯其如此,才敢于也善于進行偏旁和筆畫的大幅度挪移。
  漢隸因多爲碑刻書法,所以在章法上大都橫有行、豎有列,方正平整,恰如棋局算子。當今隸書在章法上有了很大突破,形式多樣,豐富多彩。一般人多采用橫有行豎有列但字距大于行距的寫法,其行距有時小到幾近于無,有時相鄰兩行的字甚至有粘連相切者。35件獲獎作品中的大多數還是用這種傳統的章法。張圓滿、趙炳坤、劉斌等人則采用漢簡的形式,有行無列,突出字形的大小變化和筆畫的長短變化。這種寫法,行内字與字結密,而行與行之間距離拉大。采用這種章法的人還多以淡墨刷出簡形底紋,加強了裝飾效果和縱深感。王墉、顧宇馳、孫培嚴的作品,則是既沒有字距也沒有行距,文字大小錯落,穿插挪讓,章法上渾然一體、結密無間,整體布白對比強烈。漢字書法的一般格式是從上到下、從右到左,王乃勇則是從左到右。王墉的作品,中間主要部分是隸書,上下又另拼接了兩段行書款,中間正文隸書的右側上下又有兩段四行和五行的行書和楷書款,正文左側也有錯落參差的兩行落款,整體觀感上形式設計性很突出。
  筆墨當随時代。這35件獲獎作品所反映出的當下隸書創作在章法、結構、筆法上的表現,既是當代書法家繼承創新的結果,也是時代大潮沖擊下求異、求新、求變的社會風尚影響的結果。變則通,通則久。在傳統的基礎上不斷創新是一切藝術發展的特征,隸書當然也一樣。(唐春玉,内蒙古自治區書協第四屆理事會理事、通遼市書協副主席、内蒙古民族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

從全國第二屆隸書藝術展獲獎作品看新時期隸書創作的發展方向 - 墨韵书香 - 中国三星堂书画馆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